转眼,2019已经过半有余,这期间电视产业发展态势良好,出现了很多脍炙人口的电视剧,从《都挺好》到《带着爸爸去留学》再到《少年派》,一部部电视剧引发了诸多社会讨论,更是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那这些剧究竟是怎样“走进大众视野”的呢?《都挺好》火到什么地步,浙江、江苏两台收视率双双破1,连豆瓣都给出了8.2的评分,平台播放量更是不用说,他营销自己的方式分为几步:一自媒体大号解读,社会话题戳人痛点。来看看这些号称情感大v的自媒体人,纷纷以原生家庭、自私等高频词汇加入都挺好反映的现实当中来,自发的运用自己的影响力进行传播,而这样的剧情正是很多家庭的真实写照,自然一起大众的关注。二是利用微博进行话题营销,热播期间关于都挺好的话题达33次,全民参与近40亿,每天话题轮番“轰炸”,想不火都难。三是利用表情包,这也是都挺好营销中最出彩的地方,剧中苏大强的扮演者倪大红老师逗趣表情包火爆网络,“扶我起来,我要喝手磨咖啡”等深入人心,表情包火了之后,就连没看过剧的人都忍不住想要了解一下表情包苏大强究竟是个啥样人,由表情包带回电视剧收视率的招数,实在是高。再来说说《少年派》和《带着爸爸去留学》这两部热播剧,两个剧有些类似的地方,以孩子为例,讲述孩子青春期成长过程中的经历和父母的成长,两个人营销方式上也有些类似的地方,很显然,两部剧播出时间撞档了,而这时间的选择,也是两部剧最巧妙的营销,同样是在6月份播出,一个讲述了高中时期的问题,一个讲述留学生的问题,那对于刚刚高考完的学子和家庭来说,自然会产生一种“这说的就是我的高中”以及我马上就要留学,原来要注意这些的感慨,外加之两者频频制造微博话题,进一步了加大宣传力度,被大众熟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在来说说《长安十二时辰》,未播之前就得到各方关注,原因自然不用多说,有流量小生易烊千玺的加入,话题热度自然不会低,搭配同样话题热度高的雷佳音,从演员的选择上,该剧就花了大心思,此后,《长安十二时辰》推出海报及宣传片,恐怕这是第一个因为海报引起及高热度的剧,精美程度令人感叹。至于宣传片,更是被网友封为“完美的展现了长安的繁华,这就是一部教科书级的西安宣传片”等,随后,《长安十二时辰》趁热打铁,借着易烊千玺的热度,再微博上发起了易烊千玺演技这一话题,试想从未接受专业训练的千玺,却演出了角色所需要的感觉,反差就足以令网友讨论一阵子,没完,网络还自觉跟风《…十二时辰》,出现了重庆北站十二时辰等等,其实总结一下,无论是海报的海报的美术设计,还是剧中演员的精湛演技,《长安十二辰》的一些列营销都属于口碑营销
,并且,做的初具成效。最后想说说另一部现在正在热播的剧《陈情令》,《陈情令》是根据墨香铜臭小说《魔道祖师》改编的古装仙侠剧,这种有粉丝基础的小说改编而来的剧,宣传上一旦做不好,就很容易迎来负面评价,但显然就目前的播出情况来看,《陈情令》的整体风评还是不错的,很简单,因为对于《陈情令》的宣传来说,主打“还原原著”,据说莲花坞覆灭、魏无羡剖丹救江澄等情节还是高度还原了原书的;此外,演员阵容的话题制造也是该剧重要手段之一,光是演员肖战饰演的魏无羡,就天天频登微博热搜,两位主演又具有极高人气和话题度,所以说,加持一波原著粉的支持,剧很容易就被推广和认可。最后,你不免会发现,一个剧要在演员上下功夫,具有高热度的演员本身就能为剧本身带来流量,也是电视剧收视的一个基本保障,而另外一点就是,现在越来越注重话题,社会度,一个好的剧本,优良的制作内容才是最佳的营销宣传手段,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就是这个道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壹娱观察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作者/Natalie
Jarvey,Todd
Spangler编译/张孟碟Netflix增长不及预期股价大跌,“糟糕的预测”导致了失误?在迪士尼和华纳媒体等主要媒体公司竞争激烈的威胁下,视频流媒体服务提供商Netflix周三报告第二季度增长速度低于预期。Netflix美股周三盘后(北京时间周四凌晨)发布了该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这一财季,Netflix的营收为49.23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39.07亿美元相比增长26.0%,低于市场预期。净利润为2.7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84亿美元下滑29.4%,好于市场预期。令人失望的用户增长也是影响财报表现的重要因素,Netflix的付费会员数从4月到6月增长了270万,不到去年同期增加的550万的一半,也不及市场预期的505万人。据外媒报道,事实上,它在本土市场失去了大约130,000名用户。Netflix表示其订阅用户虽然出现了流失,但在价格上涨的地区略有增加。Netflix在1月份宣布其计划将从5月计费周期开始上涨订阅费用。它目前在美国的收费标准是13美元每月。Netflix还补充说,第二季度发布的原创节目,包括《死生之交》,《有色眼镜》,《谋杀疑云》和《两大无猜》未能推动增长,这并不是说节目没有被观众观看,但他们没有’诱使新订户移交他们的信用卡信息。▲《死生之交》《有色眼镜》《谋杀疑云》和《两大无猜》海报图片来源:豆瓣同时,Netflix还否认了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市场竞争的说法,因为现在一些大的竞争者例如HBO
Max和Disney+都还尚未正式推出。首席执行官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在财报发布后的一篇问答录中表示,“没有一件事”导致这一失误。他将部分原因归结为糟糕的预测。黑斯廷斯还在问答环节中指出,他相信公司已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市场竞争。当被问及他对用于
“流媒体战争”一词的看法时,黑斯廷斯表示它会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领域,“消费者将更快地从线性电视转向流媒体电视。”受Netflix第二季度营收不及市场预期的影响,财报发布当日,其股价下跌近1%,报收于362.44美元。Netflix再表决心不接广告,计划未来订阅用户将“翻番”周三,作为宣布2019年第二季度收益的一部分,Netflix毫不含糊地阐述了它不会将广告放在观众面前。Netflix高管曾多次宣称无广告是Netflix吸引消费者的核心竞争力,这也是对于投资者的一项长期承诺。“我们和HBO一样,都没有广告业务,”该公司在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这仍然是我们品牌主张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你读到我们正在开始广告业务的猜测时,请相信这是错误的。我们相信,要拥有更长期更有价值的业务,应当是通过不断提高观众的满意度来实现,而非参与广告竞争。”广告往往能视频网站带来颇为丰厚的收入,资料显示,广告业务是另一视频流媒体服务提供商Hulu的重要收入来源,2018年其广告收入将近15亿美元,其中大约有70%的观众都参加了平台每月5.99美元的广告支持计划。在上个月的一份报告中,野村证券研究所的分析师计算出,如果Netflix推出广告业务,其每年的广告收入将超过10亿美元。但报告对Netflix广告潜力的分析并未完全考虑到Netflix的任何广告支持服务都会蚕食其现有业务。此外,它没有考虑到建立广告平台和销售队伍所需的投资。在周三关于Netflix第二季度的视频采访中,CFO
Spencer
Neumann表示,该公司预计将通过增加用户群的规模来继续增加利润,而不是广告业务。Netflix预计它将能够达到目前1.516亿用户群的“倍数”。Neumann说。“我们认为订阅模式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模型。”“迪士尼”们围剿,Netflix还能撑多久?事实上,苹果、迪士尼和亚马逊等纷纷进入互联网流媒体服务领域,对
Netflix
在该领域的霸主地位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过去多年好莱坞电影公司都将自己最热门的作品卖给Netflix,但现在他们都已经回过神来,预计迪士尼,NBCUniversal和华纳媒体将在明年推出自己的流媒体服务。为了建立其产品的价值,他们正在为新项目收回自己的知名作品的版权。NBCUniversal每年支付1亿美元将《办公室》从Netflix上移除,未来将在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上线,而华纳媒体为了将《老友记》放入将于2020年推出的HBO
Max上,每年将支付8500万美元。这两部作品近年来在Netflix上都深受年轻人的喜欢。过去Netflix吸引用户离不开其优质内容的供给,也是高质量的内容给了Netflix不接广告的底气,但随着“流媒体战争”的打响,为了留住用户,Netflix去年在内容上投入了130亿美元,预计将在2019年达到峰值。7月进入第三季度,随着《怪奇物语3》回归,Netflix表示前两周增长一直“强劲”,预计第三季度新增用户将增加700万。下半年的《王冠》和《女子监狱》的最后一季也将吸引用户。对于当前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Netflix预计其新增流播放服务用户人数将达700万人。Netflix同时预计,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将达到52.50亿美元,同比增长31.3%;运营利润为8.33亿美元,运营利润率为15.9%;净利润为4.70亿美元,合每股摊薄收益为1.04美元。市场分析师当前平均预计,Netflix第三季度营收将达到52.5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1.04美元。是否这又是一次“糟糕的预测”,只有时间会证明了。

打开朋友圈,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一如既往地在秀恩爱、晒美食、晒健身、晒出国。关掉朋友圈,剩下的只有你自己在自我着急,怎么还存不到钱、头发怎么越来越少、为什么还没对象。——网络社交似乎成了一种病毒,玩得越久越令人焦虑。国内的社交平台其实很多,熟人社交的QQ、微信,陌生人社交的微博、陌陌、Soul,以及能孵化网红的抖音、快手等等,还有很多虎视眈眈,甚至已经走在路上的社交平台。就连支付宝也曾砸下重金试图做好社交这一块,社交媒体这块蛋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平台越来越多,但年轻人却开始恐惧这些社交媒体,甚至有一种避而远之的想法。在分析公司Ampere
Analysis的一项9千人的调查中发现,18岁到24岁群体的年轻人对社交媒体的认同态度由2016年的66%降到了2018年的57%。显而易见,年轻人越来越不热衷于社交媒体了。或者说,他们开始害怕社交媒体了。什么原因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喜爱社交媒体呢?分享变成了攀比在社交媒体上,会看到别人的各种好日子,别人的各种成功,即使他们现实里并那么潇洒。年轻人看得多了,就会开始替自己着急——为何别人那么成功,而我却还是这样一无所有。就算没有产生妒忌,至少也会多了一些自卑。平台的机制令人抓狂任何平台,都在想办法让用户上瘾,因为越上瘾就会把越多的时间花在上面。比如看短视频都只有十几秒,可是一刷便停不下来,不知不觉就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本来只打算消磨掉碎片化时间,结果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最后脱身出来,才发现自己浪费了大好青春,仅仅躺在床上就没了几个小时。感觉就算是出去跟朋友吃个饭都比这有意义多了。发朋友圈成了一种压力,点赞成了一种社交发朋友圈不过2分钟的事情,但在这之前却是需要思考再三的,其纠结程度——文字要怎么说才显得有水准,这张照片是不是太假,这个时间点发会不会没人看。刚发了朋友圈的人,更是处于一种肾上腺素上升的阶段,他会着急于会得到怎么样的反馈。如果这条朋友圈收获很多赞,他会觉得很满足,欣赏自己又发了一条优秀的朋友圈。反之如果很少人点赞或评论,他便会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话说得太装了?是不是这张图不好?我要不要删了?有时候,朋友圈里的点赞跟评论更像是一种手段,一种维护现实社交的手段。当上司说了一段慷慨激昂的鸡汤,不管认不认同点了赞再说;当集团同事表达升迁之喜,即使你们只见过一面,也要打出“恭喜”两字。无形之中,即使你身处寂静的山谷之中,也要忙碌于维护社交媒体上的社交。网络上聊得越多,现实里越没话说在群里一堆人可以扯一天,出来吃饭围在一起却没话了,反而个个拿起了手机。习惯于网络社交,年轻人反而不擅长在现实里交流了。社交媒体上各种表情包满天飞,现实里说话的表情动作却丝毫放不开。年轻人也开始意识到,社交媒体在逐渐腐蚀他们的现实社交能力。焦虑、自卑、嫉妒、抑郁等等,年轻人似乎发现了太多沉迷传统社交媒体的毛病了。平台在研究上瘾机制的时候,是否想过有一天可能会导致物极必反呢。